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这样的女人,高扬觉得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 。 心里打定主意,但是话还没出口,高扬就听见表姑婆李贤英的声音在门外头响了起来。 高扬只好瞪了一眼张半仙,“你给我好好说话,要不然的话,就算...

这样的女人,高扬觉得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 。

心里打定主意,但是话还没出口,高扬就听见表姑婆李贤英的声音在门外头响了起来。

高扬只好瞪了一眼张半仙,“你给我好好说话,要不然的话,就算我表姑婆护着你,我大不了不在这家呆了,我也要把你腿打断。”

看着高扬那恶狠狠的眼神,张半仙微微一颤,连忙点头。

而边上的杨玉萍则是心头一暖,越发的喜欢这个表外甥了。

“啥事啊,半仙,怎么鬼哭狼嚎的,小扬,你在这里干嘛,快走,别妨碍半仙做法!”李贤英狠狠刮了高扬一眼,这事关老陈家的传宗接代的事情,可容不得半点马虎。

高扬并没有搭理表姑婆,而是看着张半仙怎么说。

张半仙犹豫了一下,接着脸上露出十分为难的神色,他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耳朵,一脸严肃的对李贤英说,“老嫂子,你家媳妇儿这情况比较特殊,我没办法了。”

李贤英一听,那还了得,直接拖住张半仙的手,“不行啊,半仙,我们家就指着她这肚子传宗接代呢,你可得想想办法,一定要想想办法。”

说着,李贤英又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塞进张半仙的口袋里。

这一幕看的高扬心里很是感触,这四百块钱表舅打工最起码一个星期,就这样送给张半仙了,好家伙,来钱真快!

此时,高扬心里更加坚定了要跟张半仙干的想法。

“老嫂子,我也不瞒你说,我刚刚看到你家这高扬的面相啊,当场吓了一跳,嚯!是天官下凡的面相,可了不得呢!”

张半仙这一惊一乍的动作,加上脸上夸张的表情,一下子就把李贤英给蒙住了。

“啥玩意儿,这小子是天官下凡?”李贤英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半仙,你怕不是看走眼了吧,这小子从小就身体不好,哪里像什么天官。”

张半仙见李贤英不信,顿时拉下脸来,“你懂什么,天官下凡是要经历磨练的,要是不经历磨难,怎么修成正果呢?”

听张半仙这么一说,李贤英一脸恍然大悟,“对,对,半仙,你说的对!”

李贤英立马转身紧紧握住高扬的手,一脸虔诚,哪里还有半点平时凶悍的样子,“小扬,这个忙说什么你都得帮,你不能看着我们老陈家绝后啊。”

看着表姑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高扬心里一软就答应了。

让高扬没有想到的是,这张半仙倒是说话算话,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第二天就离开村子,而且还会留给自己两样礼物。

高扬倒是不在乎张半仙什么时候走,只要这老杂毛不要再来找自己杨玉萍就行。

“小扬,既然半仙说了你是天官下凡,你就给你舅妈好好看看。”李贤英等张半仙一走,立马就把门给关上了。

房间里高扬跟杨玉萍面面相觑,高扬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自己居然稀里糊涂就跟杨玉萍独处一个房间了,而且还是表姑婆把自己关在里面的。

“小扬,你是不是故意的?”杨玉萍假装生气,嗔怪道。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看……”

“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你之前也说你表舅不行,现在张半仙说你是天官,你表姑婆也信以为真了,要是再怀不上,肯定要赶我走了。”说着杨玉萍眼眸低垂,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这个我再想想办法吧。”高扬想要安慰杨玉萍,但是一时间也没辙。


杨玉萍这时候用手指戳了一下高扬的脑门,嗔怪道,“半仙都说了你是天官下凡,你肯定能想到办法的。”

高扬本来想说那是张半仙在下车,但是仔细一想杨玉萍说的话,心中猛地一动,难不成杨玉萍想要跟我……

不,不行,她是我舅妈,我怎么能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是,可是要是杨玉萍不怀孕的话,就要被赶出家门,这也不行!

就在高扬心中纠结的时候,杨玉萍雪白的小手抓住高扬,“小扬,你之前说舅妈长得好看,是不是都是骗舅妈的?”

“不是的,我没有骗舅妈……”高扬连忙解释,这时候杨玉萍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了,整个人往他的怀里倒了下来。

“现在怎么这么胆小了,昨晚上偷看的时候怎么胆子那么大?”杨玉萍轻轻一笑,然后挣扎着就要起来。

这一句话,算是直接把高扬点燃了,他一咬牙,心想杨玉萍都已经这样表态了,自己要是在不动手岂不是辜负舅妈的深情?

高扬一把将杨玉萍摁在床上,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杨玉萍想要用手把趴在自己身上的高扬推开,但是浑身瘫软的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高扬直往杨玉萍身上凑,淡淡的女人味直往鼻子里钻,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不行,小扬,不能这样……”

杨玉萍越是求饶,高扬越是激动,这个机会他已经等待了太久了。

“我知道你想要,表舅不能满足你的,我来替他满足你!”

高扬拿开杨玉萍护着的小手,然后在她疯狂的拒绝中,直接朝她那伸了进去…

“表舅妈,没事的,你不说谁都不知道,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高扬一边安慰着杨玉萍,一边手掌略过雪白的肌肤。

半推半就间,高扬卸下了杨玉萍最后的防御,也是最后那一丝丝的可怜的世俗桎梏。

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高扬突然有着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高扬,你干啥,赶紧把裤子穿起来,别在舅妈面前耍流氓。”杨玉萍俏脸通红,秀色可餐。

但是这时候高扬可不管,他已经忍不住了,今天必须要释放,他用膝盖顶住表舅妈的美腿,然后……

就在高扬和杨玉萍即将有肌肤之亲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两个女人争吵的声音,“婆婆,你赶紧让我进去,我妈肚子疼的不行,赶紧让高扬给我妈去看看。”

“这可不行,小扬正在忙呢,我家传宗接待全指着他呢,呸,不是那个意思,你看我老糊涂了……”

门外的声音,屋子里的高扬和杨玉萍听得清清楚楚,但是高扬不愿意搭理,他现在就插临门一脚了,哪有放弃的理由。

“小扬,别弄了,外面有人呢。”杨玉萍心里害怕,连忙用手死死的撑住高扬的肚子,不让他进来,“好小扬,舅妈明天给你好吗,我真的怕。”

杨玉萍说着眼泪都流了下来,高扬这一下子算是冷静了下来,匆忙道歉之后,穿好了衣服。

“啥事啊?”高扬一开门,发现门口站着两人,一个是自己的表姑婆李贤英,另外一个则是陈秀琴的女儿张秀秀,也是高扬的小学同学。

“高扬,赶紧跟我回去,我妈肚子疼。”说着,张秀秀一把拉着高扬的手。


张秀秀今年十九岁,个子高挑,一头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穿着白色的短袖,身前的已初具规模,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高扬上学的时候就暗恋过张秀秀,但是张秀秀她爸是村文书,自认为高人一等,根本看不上自己,就算刚刚让自己去给她妈看看,都是一种命令的口吻,这让他很不爽。

“你妈肚子疼,去看村医啊,找我干什么?”

高扬之前听张半仙说是晚上去找陈秀琴,但是张秀秀怎么这才下午就来找自己了。不过一想到自己和表舅妈的好事被张秀秀搅黄了,他心里十分不爽,当即就回了一句嘴。

“你!”张秀秀气得一跺脚,但是又不敢对高扬怎么样,她刚刚从张半仙哪里知道,高扬可是天官下凡,比他厉害多了,而且自己的亲妈非常信这个,以至于肚子疼就嚷嚷着找张半仙,不找医生。

见高扬跟一头倔牛一样,张秀秀只好紧咬嘴唇,然后努力堆起一张笑脸,“小扬,我错了,你快点跟我回去吧,我妈还在等着呢。”

高扬看往日高高在上的张秀秀今天舔着脸求自己,心里那个暗爽,于是故作为难的点了点头,然后让张秀秀先回去,自己马上就到。

张秀秀一走,高扬这心里就犯难了,自己骗骗表姑婆还行,张秀秀她妈陈秀琴可不同,就连堂堂的村文书都怕,自己要是跑过去,还不被人家生吞活剥了?

而且让高扬搞不懂的是,陈秀琴肚子疼找张半仙干嘛,这家伙除了装神弄鬼之外,好像没听过会治病啊?

带着疑问,高扬决定先去找张半问清楚陈秀琴的情况,到时候再看看怎么办。

张半仙光棍一个,住在村头的破庙里,高扬几分钟就走到了,一进门就见张半仙在那收拾被褥呢。

“哟,天官来了啊,赶紧坐。”张半仙一看高扬来了,立马堆起了笑脸。

“行了,都没人看见,别捣鼓你算命那套。”高扬知道这是张半仙在捧自己,于是开门见山的就问起了陈秀琴的事情,“陈秀琴那婆娘肚子疼找你干什么?”

“小扬,你还别不信,你真是天官的命相,你这一生将会大富大贵,但是……”

“行了,先不说这个了,赶紧把陈秀琴那婆娘的事情告诉我,要不然你自己去一趟吧。”高扬根本就不信张半仙糊弄人的那一套,直接让他自己去。

“别,天官,哦不,小扬,这陈秀琴就是我送那你的两件礼物里面的一件,还有一件是这本书,你要是能读懂了,大有作为。”

张半仙说着,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脏不拉几的书来,这书的封页都已经烂掉了,也看不清书叫啥名字。

“你说这书算个礼物我也就信了,陈秀琴那婆娘算个啥礼物?”

面对高扬的疑问,张半仙只是笑笑,说等他去了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坏事。

时间紧急,高扬也不敢多做耽搁,连忙揣着这本破书,然后就往村西头的村文书家去。

此时刚过了晌午,一般的村民都在家里睡午觉,高扬到村文书家里的时候,隔着老远就听见有人在哼哼唧唧,好像是得了牙疼似的。

“你终于来了。”张秀秀站在门口,一见高扬来了,连忙朝着屋里喊了一声,“妈,高扬来了。”

“赶紧让他进来,哎哟……”屋子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高扬一下子就听出来这声音的古怪之处,根本就不像是生病那种有气无力的样子,反而跟之前表舅妈在自己耳边低吟的声音。

带着疑惑,高扬走进了陈秀琴的房间,这一看到陈秀琴的模样,高扬差点没叫出声来,这根本就不是病了,而是……


  

“放开我。爱夹答列”她虚弱地开口。  

她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脸,但是被他的灼-热融化,逸出红唇的拒绝,竟然像是饥渴的柔软娇yin,她的体内波涛汹涌,连神智都有些朦胧了。  

?他把她的胸-罩扯了下来,上衣拉链完全敞开,将她娇美的身躯往后抬起,让她的背部紧紧抵住他的胸膛,灼热的坚、挺隔着薄薄的裤子,在她的粉臀之间摩擦着。  

她要陷落了~她所有的骄傲和高傲的自尊,都在这张春风得意的俊脸下消失迨尽!  

他强健的男Xing身躯散发出无形的强烈you惑氛围,属于他的男xing气息包围了她,缠缠绵绵、缱绻不息……  

可是,仅仅是因为他的无耻诱-惑、他的邪魅不羁?  

心底有一个声音却在告诉她,挣扎不过的,不过是一个字。  

她微弱的挣扎着,被他翻转过来,满怀chun色顿时一丝不落地暴露在他面前。在他灼热的注视下,她急忙用手臂遮掩住胸前的丰腴白希。  

但是,他握紧她的手腕,将那双素白可人却有些碍眼的双手移开。  

她羞惭的闭上眼睛,听到他的喉结蠕动的声音。  

“啊……”她来不及轻呼一声,胸前被温暖湿热包围。他的唇舌落在她的丰盈上,将那轻轻颤抖的粉红色倍蕾纳入口中,轻咬着略呈粉红色的肌肤时,徒然来袭的快-感像闪电一样击中她,让她连呼吸都不能。  

她的大脑此刻一片空白……  

她在期待么……  

他的手往下滑去,滑过她平坦柔软的小腹,手指勾住了她的内-裤边缘……1avMt。  

“不……不要……”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在发抖,她不确定自己是真的不要,还是……  

申煜祺的难耐很明显,他的喘息变得急促,“还是这句话……夏岚……两年了,你就不能诚实地说一次,你也想要吗?……说你也想要我……要我亲近你……最亲近……”  

他吻着她的倍蕾再用力。  

痛的夏岚紧紧地抱着他的头,纤长的青葱十指深深地插-入他柔软的发丝中,将他的脸紧紧的按在自己柔软滑嫩的胸口,咬紧下唇,才没有发出声音来。1  

*******************************************************  

他的手指缠绕在她的内=裤边线上,极尽耐心地爱抚着她,隔了一层薄薄的衣物,一遍又一遍地揉搓着她胸前的饱满,直至那美丽而诱人的倍蕾,在他手心里绽放、绽放、再绽放……  

这样热烈而极致的撩-拨,夏岚又怎么抵挡得住呢?她已经彻底迷离了,只是,小嘴里还模糊不清地呢喃着,“不……不要……”  

他重又勾起她的下巴,俯身就给了她一记缠绵的热吻,修长的食指却刻意地扫过她胸前那两朵颤抖的嫣红倍蕾,黑眸里有一蔟蔟的幽光在闪烁,“宝贝儿,真的不要吗?……”  

她还没有回答,他又突然一把推高了她胸前的衣服,一口含住了她胸前的粉红倍蕾!  

夏岚尖叫一声就要去推他,却被他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反而一把握住她的手,放肆地在自己掌心里揉搓着。压低她的身子,他掐着她纤细的腰身,将她的小腹向自己身下压去,笑道:“可是,它想要,想要极了……”  

他下身的那团坚硬正顶着她的小肚子,热热大大。她扭过头,羞赧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修长的指尖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滑入她的裙底,搜寻到那一处温暖馨香,夏岚被他的动作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夹紧.双腿,又去抓他的手——17281785  

“宝贝儿,乖,把腿张开——”他邪魅的声音在不大的车厢里扬起,他眼底闪过一抹浓烈的情yu,他抓着她的手指,一起油走在她体.内……  

他指间滚烫的温度拂过她的柔软,似乎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滋润与爱抚,倏然闪过的激烈快-感,由他的指间窜入她的体-内,让她发出难以抑止的娇yin。浓郁的yu望,在他和她的指间悄悄挺立绽放……  

申煜祺抱着身上的小人  

儿转了个身,让自己的坚.挺直接抵在她身后,夏岚可羞愤了!  

开着然有绝。这个姿势,他那根硬硬的东西顶着她,根本让她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她在他身上扭动了起来,“不要!”  

可是,申煜祺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他用力地擒住了她的腰身,“别动——”  

她不知道,她在男人身下的扭动,会让他更加的情yu悖发!  

于是,申煜祺忍不了!申煜祺一把撩起了她的裙摆,扒下她的内=裤,又伸手去拉开自己的裤链——  

夏岚紧紧地按住了自己的裙子,试图阻挡他的入侵,申煜祺察觉了,抓起她的双手摁在胸前,竟是一把扯掉了她的裙子,只听见“嘶啦”一声,裙摆裂开了好大一条缝,她哀嚎了起来,“申煜祺,你疯了!待会我怎么下车见人?”  

申煜祺此时哪顾得上她见不见人?以长指探索到她下面的洞口,便急切地抓着自己的小地弟送了过去,挺身,进入她体内,他舒服得呻yin出声,“啊……”  

夏岚羞愤满脸躁红,她想从他的钳制挪出自己的手来,却被他抓着一起握住了自己胸前的丰盈,“真软、真舒服……”  

她怒骂道,“申煜祺,你下=流!”  

身下却猛地一股重力冲上来,她尖叫了起来,“啊……”  

耳边,却响起他坏心的讽笑,“你乖一点,我就温柔点……”  

“无耻!”她的话音才落,体内又是一记奋力深入,“啊……”  

无耻的申煜祺还卑鄙地咬着她雪白的粉颈,热气直呵得她浑身颤抖,“舒服吗?”  

她不理他,他便放轻了力道,在她体内缓缓地放送着,直至她的身体渐渐地放松下来,体内越来越灼热。  

而她的小脸也渐渐地迷离起来,他才松开了她的双手,从她一左一右地腋下探到她胸前,宽厚的两只大手分别握住了她的两朵倍蕾,一边恣意地揉搓着,一边带着她的身体上下活动着,一下又一下地套着他的坚硬……  

夏岚这时候已经没意识去反抗了,他的力道很适中,用力之余又不会让她感到疼痛,她慢慢地也有了愉悦的感觉……  

*******************************************************  

申煜祺察觉出她这微妙的转变,将她放平在座椅上,一手拉高她的一只腿,斜斜地挺入了她体内,这个姿势太深入,夏岚忍不住又痛哼了一声,“嗯……”  

申煜祺便在她体内停止了下来,耐心地等待着她疼痛的感觉消除,直到她眉头上的紧蹙慢慢地松开,他才俯下身子,吻住了她红肿的双唇,身下慢慢地抽动了起来……  

他滚热的双唇却不满足于只撷取她口腔内的甜蜜,而是慢慢地滑了下来,顺着她柔滑的雪白粉颈,一路迤逦到了她高耸的胸前,  

他再次推高她的衣物,俯下脸,吻住了她敏感的朵尖,一阵颤栗的快-感瞬间划过她的全身,夏岚承受不住这莫大的欢愉,情不自禁地拱起了腰身,小嘴里无意识地低-吟,“嗯……啊……嗯……”  

申煜祺爱极了她这反应,一边忘情在她体内驰骋着,又戏谑地一再吮-咬她的粉红倍蕾,“宝贝儿,喜欢吗?”  

夏岚浑身su软得说不话来,只能以暧昧的呢喃回应他……  

申煜祺越来越热,被激情的yu望焚燃得浑身似火,额头上滑下了大颗大颗的汗珠,可是,他却一点也不想要停下来!  

他抱起夏岚重新坐到他身上,让她光-裸的雪背贴着他的前胸,他喜欢这个姿势。这样,他可以握住她胸前的两团丰盈,还可以一边吻着她漂亮的脖子,身下的动作也可以同时进行……  

她侧过脸来捕捉到他的薄唇,不知是情动还是泄愤地咬他一口,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她送上来的香吻,逮住了,便狠狠地深吻了下去……  

后来,大概是咬痛了她,她整个人便扭身过来抓他的脸,却被他一手翻转过她的身子,校成一个半跪着的姿势,他抓住她浑圆的俏臀,将自己的坚硬挤了进去,她便“呜呜呜”地叫了起来,“申煜祺,你混蛋!快放开  

我……”  

该死的!他竟然让她像一条小狗似的趴在他的后座椅上,任他胡作非为!  

最重要的是,这个姿势太过深入,她疼得厉害。  

申煜祺却很兴奋,几次想要抽身出来,却依旧抵不过沸腾的yu望,他抓住她的浑圆猛地一个冲-刺,疼得夏岚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才浑身一阵痉-挛似地抽-搐,继而在她体.内播洒下一股灼.热而黏.稠的液体……  

事后,申煜祺满足地抱着夏岚一起躺在了后座的真沙椅座上,形成一个男下女上的姿势,他身下的灼-热已经全部释放了,却还是念念不舍地赖在她的里面,  

一双大手也念念不舍地停在她胸前的一对饱满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搓着,粗砺的指腹不时还重重地捻一下她的ru尖,害她疼痛地惊呼,又伸手往后去推开他的身体,“走开啦!黏死了,我难受——”  

淋漓尽致的一场欢爱,让两个人的身上都冒出了黏腻的汗水,夏岚素来爱干净,受不了自己身体这样的感觉。1  

申煜祺却不满意她语气中略显嫌恶的“走开”二字,握紧她胸前的一对丰腴,一上一下地颠着,作状还要再激烈地冲-刺一番……  

夏岚哭笑不得地去推他,“别闹了,申煜祺,都已经软了,我不怕你……”  

申煜祺不悦地在她的浑圆上重重地掐了一把,挺翘的丰-臀细腻而光滑,在他的指腹下滑过一丝美妙的触感,双手扣住她的小蛮腰,往自己的腹下推进了一些,有些吓唬她地哼道,“软了就不怕我了,是吧?信不信,我马上又叫它硬起来……”1avMk。  

夏岚“咯咯”地笑了起来,“信你才怪!你刚做完,哪有那么快能硬起来?别闹了,快放开我啦……”  

她在他的身上不依地扭动着,却不料又勾起了男人的情yu,埋在她体-内原本已经软了的男xing特征,又生龙活虎地坚=硬了起来,直抵-进她身体的最深处!17281776  

男人灼-热的气息直喷薄在她雪白的颈后,不怀好意地去咬她敏-感的耳垂,“宝贝儿,你说,我现在是软的,还是硬了呀?”  

变-态!这魂淡一定是精-虫投胎的!要不然,怎么会一转眼的工夫,又昂首挺胸地坚=硬如铁了!  

夏岚吓得花容失色,嘴唇不安地嗫嚅着,“别——别——申煜祺——别再来了——”  

拜托,她下面到现在还一直隐隐约约地疼痛着,呜呜呜……他是想要弄死她吗?  

*******************************************************  

耳边传来男人一记忍俊不禁的笑声,“别怕,这次我温柔一点……”  

夏岚满脸黑线了:刚才,他也说,如果她乖一点,不乱动的话,他就会温柔一点,结果,他还不是把她弄得反趴在椅座上,剧烈地进攻她吗?  

申煜祺,你的话一点可信度也没有!  

身后的男人已经在她的体=内律-动起来,开始还算温柔,一点一点地深入、挤进,直抵到她最柔软的地方,也不猛烈地索取,而是贴着她的大.腿.内.侧,慢慢地磨擦,一进一后地在她体-内晃动着……  

意外的是,这种温柔的攻势似乎更要命?  

她竟然觉得自己体-内源源不绝地涌上一股强烈的快-慰,潮涌、凶猛地惊涛拍岸,令她娇喘吁吁,一次又一次地着迷、沉沦……  

申煜祺察觉了她的异样,越发地攥紧了她的要身,将自己更深地推进她身体,越来越深,她便越来越软,越来越热……  

直至感觉包裹着自己的那一片柔软,轰然爆-发出一股灼热的熔浆,她尖叫一声,整个人虚软地栽倒在自己怀里……  

申煜祺才咬着她吐气如兰的小嘴,极是色-情地问了一句,“宝贝儿,你这么快就se了?”  

夏岚窘迫得紧紧地闭上了双眼:真是太耻辱了!她万万想不到,他突然一变的温柔,竟然会意外地刺激了她的高cao!  

老天爷,你赶道一道雷劈死我算了!呜呜呜……没脸见人了!  

申煜祺突然又重重地捏了一把她的丰-臀,“傻样儿!这有什么好丢人的?这是我的骄傲!你应该做的是要感激我,只有我才能令你这样满足,对不对?”  

对个P!都是他这个色-胚,把她也给带坏了!  

申帅纳闷了:我se我自个儿的女人,哪里坏了?  

后夏他她沙。爱夹答列亳不犹豫地,抱紧某人su软的娇躯,又是新一轮的翻云覆雨、如胶似漆,直到她再也受不了,一迭连声地喊救命,他才放过她,猛地冲-刺了好几  

下,引领着她再一次攀上那种极致的欢愉之颠……  

(囧~。申帅,你是要彻底害我被关进小黑屋吗?我不想写肉,不要写肉啊,你不要再来sao扰我的思路。╮(╯▽╰)╭。)  

*******************************************************  

一股浓郁的气息弥漫在密闭的车厢内,连续两度的激烈芸雨,让夏岚筋疲力尽,有气无力地瘫倒在后座上,申煜祺已经风度优雅地穿好衣服,似笑非笑地拿眼角来睨她,“宝贝儿,你要不要再来试一次,我到底是软的,还是硬的?”  

(⊙o⊙)。夏岚已经两眼含泪了,“硬的、硬的……”  

申煜祺这才爱怜地抚过她光-裸的雪背,“看把你累得,嗟嗟嗟——我都心疼死了!”  

某女控诉的眼神泣血般地咂来,“少来!”  

他要是真的心疼她,怎么会连做她两次?分明就是猫哭耗子假惺惺!  

申煜祺又是春风荡漾地笑了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了,这一下午的时间全花在这女人身上了!  

回到公司也是临近下班的地间,倒不如把工作带回酒店去做好了。  

这样一想,他体贴地帮她穿起了衣服,打算带她回酒店清洗一下。  

虽然车里开了空调,可是,这次的运动量过大,身上的确是有一股不太舒服的黏腻感。  

刚帮她把裙子套上,却非常汗颜地发现,自己把她的裙摆一直到大-腿-根部都撕坏了!申煜祺怔怔地默哀了一会儿,便给特助打了电话,让他叫人送来一套女装。  

没过多久,夏岚就听到有人在外面敲车窗的声音,申煜祺将车窗按下了一条缝,伸手探向窗外的时候,夏岚看见他的特助好奇张望的眼神,不禁有些懊恼,等到他接过衣服,关上车窗时,便气不过在往他大-腿上拧了一记!  

痛得申煜祺“咝”地惊呼一声,“干什么?谋杀亲夫啊!”  

夏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什么亲夫,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申煜祺就不高兴了,“是因为他吗?”又神经质地抓起她的左手来瞅,看到上面空空如也,才有些纳闷地问道,“你什么时候摘下的?”  

夏岚忿忿地摔开他的手,“什么他不他的?因为要出席晚会,荣先生给我准备的。这不,晚会结束了,我就取下来了——”  

申煜祺俊逸的脸孔便溢出浓浓的喜悦,“其实,你不用太含蓄向我表达爱意的,我不怪罪你刚才谋杀亲夫的过错了。”  

夏岚一连赏了他好几个大白眼:自以为是的大变-态!她摘下荣先生给的戒指,也不等于是对他表达什么爱意吧?亲夫就更是太过了!  

*******************************************************  

可是,申先生还是很高兴,捧住她的脸,在上面响亮地亲了一口,才推开后座车门、下车,关上车门之前,又探进半颗脑袋来,“快穿好衣服,一会儿带你去个地方。”  

夏岚瞥了他一眼,伸手就去车门的把手,蹭地一下用力关上,差点把申煜祺的脖子卡在门上,幸亏他闪得快。申帅躲过一劫,犹是心有余悸地摸着自己的脖子,“哎,夏岚,我没得罪你吧?对我这么狠——”  

夏岚将车窗按下一条缝,“我也没得罪你啊,你害我旷职了一下午,还把我……”  

后面的话,她实在说不出口了,不等他回话,赶紧又关了车窗。就见申煜祺在车窗外春风满面地笑了笑,不晓得自言自语地说了句什么。  

随后,又从身上取出电话,不知给谁打的,虽然脸色是温和的,但是神情间不难看出有几分的志得意满。  

夏岚看了一会儿,便伸手去翻出刚才申煜祺的特助递进来的购物袋,打开来就看见一套OL套装的衬衫+百褶短裙,样式是今年白领们很青莱的一款,咖啡色的立领雪纺衬衫下,是一条藏青色的百褶短裙,看起来,非常的优雅而倍显气质。  

夏岚很快就换好了衣物,申煜祺还在前座把着方向盘,她便按下前后座之间的那扇墨色玻璃窗,问他,“你要带我去哪  

里?”  

申煜祺回头,笑米米地丢下了一句,“我住的酒店。”  

夏岚突然想起了他上次曾经跟她说过的“蜜月套房”,小脸可怜兮兮地,“申煜祺,我今天真的不行了……”  

车子到了申煜祺下榻的四季酒店,夏岚却死死地抓住前座的椅背,说什么也不肯下车!  

“我不去!申煜祺,我真的不要去——”  

她还记得,昨天晚上,他也是一脸不怀好意地问她,“要不要上他酒店的房间去坐坐?”还说,他是故意订的蜜月套房,就是准备和她一起住进去的。1  

可是,她才不要!“申煜祺,我又不是你的妻子,也不是你的女朋友,我不要去你的房间!”  

申煜祺跨上车来,扳开她的双手,脸上还笑得如沐春风,“那你说,你是想做我老婆,还是做我女朋友?”  

夏岚想也不想就立即答道,“两个都不要!”  

“都不要?!”申煜祺略微提高了音量,不悦地瞪向眼前还在奋力挣扎的女人,“夏岚,你敢再说一遍?”  

矮油,某人生气了!  

可是——  

夏岚委屈地撇了撇嘴,“那,我连一朵花都没有收过你的,为什么要做你的女人?”  

申煜祺挑了挑眉,“就只是这样?”  

夏岚却更委屈了:什么叫做“就只是这样“?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好吗?申先生你根本就没有追求过人家,她为什么要做他的女人嘛!  

申煜祺却斜睨着她问道,“那我送了你花之后,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夏岚眸光闪烁了一下,“明天你再送。所以,我今天还不能去你的房间。还有,你抓得我的手好痛,快放开我——”  

申煜祺依言放开她的时候,她才满意地抿了抿,一边揉着自己吃痛的手腕,一边作出一付“孺子可教”的欣慰模样,“这还差不多!想要追女朋友嘛,那是一定要温柔体贴一点的。”  

孰料,申煜祺却又突然张开双臂按向前座的椅背,一下子将她圈锢在双臂和椅背之间,“那你现在是同意去我的房间了?”  

夏岚白希的脸孔蓦地抽了抽,敛下眸光,闪烁了又闪烁,“那个,申先生,你不是说了,明天送了我花之后,再谈这个问题吗?”  

*******************************************************  

申煜祺也俯下了脸来,直到凑上她绯红的樱唇,“你好像在怕我?”  

夏岚的眸光就闪烁得更厉害了:他这不是在说废话吗?她的确是在怕他,怕他再对她禽兽不如啊!刚才在车上已经做了两回了,他还想把她骗进房间做多少次,才肯放过她,谁又会知道?  

为了避免惨案发生,她当然是能逃就逃、能躲就躲啊!  

趁着申煜祺一个不留神,她突然就用力地推了他一把,忙不迭地跳下车子,就奔向了马路中间——  

伸手去拦计程车的时候,看见申煜祺在后面追上前,又生气地吼她,“夏岚,给我回来!”1avMk。爱夹答列  

她急得不停地跺脚,“司机大哥,拜托,快点开过来!”  

总算是有好心的计程车司机听到了她内心焦急的呼喊,“吱溜”一声,在她面前停下车,夏岚飞快地拉开车门,跳上了车,“快!快开车!……”  

司机先生被她催得赶紧踩下油门就奔了出去,后座上的夏岚这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回头,看见申煜祺气呼呼地在后面干瞪眼吼她,“夏岚,给我抓住,你就死定了!”  

夏岚摇下车窗,笑吟吟地冲他挥手,“申先生,别忘了,明天要给我送花哦,bye-bye!”  

申煜祺以二指掠过额角的碎发,嘴角慢慢地噙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小样儿!明天给你送花,还得看你心情好不好,再决定要不要收下我的花,要不要当我的女朋友,是不是?  

他慢慢地直起腰杆:刚才,跑得太快,气有点喘。缓过一口气来,他才摇头轻笑,他只不过是想要叫她上去洗个澡而已,这女人跑那么快干什么?  

不过,申帅,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就没有动过一丝鸳鸯共浴的邪恶念头吗?  

申帅:作者,我要抗议!你们女人的思想真的是太不单  

纯了!我像是那么色-情的人吗?  

夏岚:像!绝对像!他搞女人最厉害了!  

申帅:(怒了!)夏岚你这个死女人!我就要搞你!除了你,我谁都不搞!  

众读者:好啊、好啊!申帅,你就狠狠地搞女主吧!我们爱看!  

作者:“……………………”  

亲们,咱矜持点,好吗?让申帅收敛点,我其实很不乐意被关小黑屋的,望天ing~~。子四我好住。  

*******************************************************  

夏岚才想看一下时间,习惯性地伸手摸向旁边的座位,却什么也没有摸到。她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想起,中午自己是被周秘书临时拉出去的,她离开公司的时候,包包和手机都还留在办公室里呢!  

她想了一会,就问前座的计程车司机,“请问,现在是几点了?”  

司机瞅了她一眼,漠然地答道,“16:37。”  

快五点了,公司就要下班了!  

夏岚于是报了公司的地址,让司机载她到那里去,又有些心急地催促道,“司机先生,能再快点吗?”  

司机又瞅了她一眼,默默地加快了车速,总算是在50分左右的时候赶到了金兴大厦,她匆忙就要推开车门下车,却发现后座的车门被锁上了,司机先生公式化的声音在前座响起,“谢谢惠顾,一共13块钱。”  

夏岚郁结地抚了一记前额,“司机先生,我在这里上班,你让我先上去拿了我的包包,再来付你钱,好吗?”17281776  

可是,一板一眼的司机先生却坚持,一定要先付了计程车的费用,才肯让她下车,不然,就要载她到警察局解决。  

夏岚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司机先生才在前面好意地递给她一支手机,“不过,我可以借我的手机给你打电话。”  

还真的是好令人感动的好意!夏岚气结,但还是接过了电话——  

脑海里在一一地过滤公司里各个同事的号码,最终还是因为不太确定而改拨了公司的总机,里面随即响起总机小姐甜美的声音,“您好,欢迎致电金兴集团(纽约总部),我们的工作时间是周一至周五,上午08:00AM—05:00PM……”  

夏岚又按下了荣雪的内线号码,不曾想,荣雪竟然不在座位!  

她想了想,这才拨了荣耀的内线,小声地嗫嚅道,“荣先生,你能不能借我二十块钱?”……  

*******************************************************  

荣耀很快就下了楼,给夏岚付了计程车的费用,她这才能下了车,因为觉得有点丢脸,她是低着头,跟在荣耀身后走进公司的。  

她伸手按下员工电梯的上升键,荣耀蹙了一记眉头,伸手,就拽了她,一起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密闭而狭窄的空间内,她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身体缩到了角落,依旧低着头,不敢看向身旁那具高大昂藏的颀长身躯,在她心里,荣先生依旧是最耀眼的星光,高高在上的遥不可及。  

可是,她今天却用最俗套的方式,让她的星光屈尊向前台的Anna借了二十块。  

还记得荣先生拿着钱包的N多张闪闪发光的金卡、以及那一张张面额100以上的大钞递给计程车司机,却被拒绝的情景时,看见荣先生那张黯然晦涩的俊脸,她就好后悔打了那个电话。  

最后,还是她让荣先生跟Anna借钱,才付清了计程车的费用。  

她真是太没常识了!像荣先生这样出身显身的贵公子,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零碎的钞票?  

她忧怨地呻yin了一声,就听见荣耀浑厚中透着郁闷的声音,“刚才,我是不是让你更失望了?”  

夏岚微微一愣,“怎么会?是我的失误,荣先生跟我们小职员的身份不一样,您又不需要用零钱……”  

却听见荣耀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些年,一直都是宝珠和周秘书在帮我  

打点……”  

夏岚垂眸低声道,“你放心,申总不会为难梁董事的,他那个人,就是说说而已。”  

荣耀却回过头来看着她,“她说,要把她名下的股份无条件地转让给你,她已经签过字了。”  

夏岚吓了一跳,连忙表态,“不,我不能要……”  

荣耀没有说话,冷峻刚毅的脸庞映在铁白色的电梯墙内,越发地显示出这个男人硬朗的线条。  

夏岚踌蹰了好一会儿,才怯生生地道,“其实,荣先生应该也明白梁董事的意思,她是要跟我买一个保障……”  

夏岚踌蹰了好一会儿,才怯生生地对眼前那个硬朗坚毅的男人道,  

“其实,荣先生应该也明白梁董事的意思,她是要跟我买一个保障。爱夹答列她太害怕我抢走她心里的那个人,也是想要在那个人的心里赢得一点分数。只是,这完全没有必要。我不会给她任何承诺,我也不会要她的一分钱。至于荣先生要怎么处理,我并不感兴趣。”  

她口中的“那个人”,荣先生应该知道是谁才对。因为想给上司留几分薄面,夏岚故意没有说出荣耀的名字。岚怯抢白买。  

荣耀怔怔地看着眼前那张俏白娇美的脸蛋,如此玲珑聪慧、善解人意的女子,他当初怎么会以为,她会甘愿为他跨出道德的底线呢?  

佳人依旧陪伴在身边,他的心里却有一股抑制不了的疼痛漫上心头:他从来不知道,仅仅只是短短的一天,原来便是要用漫长的一生来惩罚他!  

夏岚,如果,如果我能早一天遇见你,我是不是就不用只做你眼底的那一颗遥不可及的星光?  

夏岚,如果有下辈子,你是不是就不会这样生份疏离地唤我“荣先生”,是不是就可以让我做你心中那一份“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好?  

他的眸光幽深得厉害,炽热的火焰却分明从深不见底的潭底一蔟蔟地涌上来——  

夏岚僵硬着身体,蓦地拧开脸去,八年来,她从来没觉得自己做错,这一刻,却深深地感觉到他的伤痛,是她太残忍了吗?  

可是,荣先生,已经迟了!太迟了!我的心太小,容不下两个人。  

幽闭的空间内,莫名地氤氲开一抹尴尬而沉默的气氛,笼罩在两个人的心头上,沉甸甸的。  

时间,仿佛过得特别的缓慢,缓慢得她盯得眼都酸了,才看到门边上不断变幻的数字,好不容易才抵达财务部的所在楼层。  

电梯*门一开,夏岚便轻轻地颔首朝荣耀致意,快步走出了电梯——  

*******************************************************  

刚走进财务部,推开审计室的门,背后又传来一阵敲门声,夏岚条件反射般地转过身去,就见到一脸颓糜的梁宝珠立在门外,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语气颇是沉重地对她说,“夏岚,你看一下,没有意见的话,就签字吧!”  

夏岚眸光闪烁了一下,刚才,她已经在电梯里听荣先生说过了,所以,心里明白梁宝珠要给她签字是什么东西。爱夹答列  

她抬眼,对上梁宝珠灰败的眼神,嘴角划过一丝嘲弄的笑意,“梁董事是想替自己的良心赎罪呢,还是想要从我身上获得什么?”  

梁宝珠脸上还是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  

“夏岚,我知道,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了,才会起了歹念加害你的。都怪我不好,被周秘书唆-使了……但是,我真的是知错了,荣耀说他不想再见到我,我已经无路可走了,我只希望他能看在我诚心悔改的份上,还肯让欢欢和曦曦见我这个妈妈……”  

她说着,泪水突然就夺眶而出,抽抽噎噎的样子,让夏岚心里也有些酸酸的,只是,想起那一晚,她就那样狠毒地将自己抛在那个肥肠猪耳的男人身下,她又有些恨意难消,  

“梁董事,你不要怪我,我真的做不到那样圣母,做不到以德报怨那样崇高的节=操。所以,我既不会帮你在荣先生面前说半句好话,我也不会要梁董事的股份,因为,我说过,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  

她强迫自己狠下心来,自古有言,有些人能害你一次,就能害你第二次。她要是心软了,最后再受伤的,还是只能是自己。  

不想,梁宝珠哭着、哭着,突然竟一下子跪在了她面前,  

“夏岚,求求你,把荣耀还给我,好吗?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你的!除了公司的股份,我在纽约还有好几处房产,如果你想要,我都给你,好不好?还有,我爸爸的公司里也还有我的股份……”  

夏岚狠狠地拧开了脸去,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一向傲慢无礼的梁宝珠,变成现在这个卑微的样子,她的心也有些莫名地难受。  

她虽无心害伯仁,可是,伯仁却是为她所害。  

想到她和荣  

先生六年同床异梦的婚姻,她突然觉得,像梁宝珠这样光鲜靓丽的女人,其实却是多么地可悲!  

*******************************************************  

她的声音夹着一丝模糊的哽咽,  

“你错了!梁董事,我的原谅,你用钱是买不到的,我要的,只是你的良心。而荣先生要的,也不是你高贵的出身,富足的金钱。他想要的,不过是一份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好感情。  

你爱不爱他,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你从来没有用心地去读懂他,否则,你不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是要汲汲以营地努力维持住,你曾经在他心中的最美好……”  

不想再看见梁宝珠那张泪水涟漪的脸,夏岚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包包,便冷着脸走出审计室,脸转向外间的办公区,不带感情地请梁宝珠离开她的办公室。  

因为很多的审计资料是需要保密的,夏岚每天离开办公室,都必须锁上门,以免泄露了公司的机密文件。  

梁宝珠伸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随即走出了审计室,立在门边,看向夏岚的神情之间依旧有所恳求,“夏岚……”  

夏岚只觉得,自己的心摇摆得厉害,习惯了看着梁宝珠强势而张扬的脸孔,这样柔弱的她,让她觉得自己有些不近人情。  

可是,又觉得自己无法原谅她那一晚的做法,如此脏腌、如此龌龊,每每想起那一幕,自己都恶心得受不了!不报复已经是她的最大低限,梁宝珠再奢求也是枉然。17357813  

正为难之间,包包里却发出了一阵悦耳的来电铃声,夏岚恍若遇到了救命稻草,“砰”地一声,关上办公室的门,便从包包里取出手机,一边朝梁宝珠挥手告别,一边走出财务部,自顾自地讲起了电话,“喂,哪位?——”  

“喂!是夏岚吗?”对方的声音似乎有些生气,夏岚却觉得有些耳熟,再看一眼来电的号码——刚才,因为梁宝珠的关系,她几乎都没有看来电显示就按下了“接听”。  

上面还在不停闪烁跳跃的三个字,却让她白希的俏脸上瞬间染上笑意,“若若,怎么是你啊?稀客、稀客……”  

没有发觉,身后的梁宝珠盯着她走远的背影,眼神里掠过了一丝极复杂的深沉晦暗……  

*******************************************************  

给夏岚来电话的,是她在英国留学时同窗、同寝室的好友——冷若玲。也是和她同一天进入金兴集团的闺蜜。  

这些年,虽不是天天联系,可是,两人的感情却一直很好,若玲也是这些年来,唯一一个知道她对荣先生心意的人。  

这一刻,接到若玲的电话,夏岚心中真是百感交集。1aPyJ。  

还记得,若玲曾经一付肯定十足的口气地对她说,“我觉得,荣先生一定也是喜欢你的,不然,他不会用那样灼热的眼神来看你。”  

她笑她是不靠谱的神-婆,“怎么可能?荣先生刚刚新婚——”  

“白痴啊你!像他们那种有钱人,都是商业联姻的,能有什么感情?荣先生一定也是被逼结婚的,他的婚姻不幸福,他不爱那个女人,你看不出来吗?”  

……  

也许,潜意识里,她也知道,若玲说的是对的。却不是她想听的。  

听到若玲娇声怒斥了一句,“你才弱呢!我叫玲玲!再叫我弱弱,我就揍你!”  

夏岚又觉得,到了嘴边的诉说yu望突然没了,敛眸、回过神来,才故意巧笑盈盈地问道,“你突然打电话给我,该不是要给我发喜帖吧?”  

其实,她倒希望是这样,她也许就没那么愧疚了!想当年,她和若玲一起进的公司,也一起被外派到不同的国外分公司,本来还以为是总部认同她们的能力,没想到竟是荣先生刻意而为之。  

虽然现在也能想像到,荣先生当时是有多难受,才会连若若也容不下。  

只是,可怜若若也跟着她同一命运,飘泊了这么多年,身边连个贴心的男朋友也没有!  

话筒那端的女子却是一付雀跃得乐不可吱的样子,“比那个还要更叫人兴奋!岚妹,我被调回总部了!”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 发表于 2019-05-28 21:23:42
  • 阅读 ( 12613 )
  • 分类:两性生活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mn89mn01
mn89mn01

9 篇文章

作家榜 »

  1. 金荣中国340 196 文章
  2. 金荣中国 179 文章
  3. 金荣财经 109 文章
  4. foxit2world 95 文章
  5. 金银业贸易场行员 89 文章
  6. 琳琅天上 40 文章
  7. 摩天轰趴 36 文章
  8. 大小 32 文章